你是我的眼

<

你是我的眼 从前有个女孩,她天生只能看到黑暗。都说这个世界的美妙是由色彩和声音组成的,从懂事起她就明白,自己永远只能享受到一半的精彩了。

  那双如同遮了一层纱般的眼眸使她看起来像个毫无生命力的布娃娃,也因为她从不主动与外面的世界接触,渐渐地像是被主人丢进了角落,积了一身灰……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断断续续做一个梦。梦里,她的眼睛活了。

  四周是平整的草原,天上没有太阳也没有云,却很明亮。

  她的旁边站着一个矮矮的雪人。最为奇特的是,这个雪人有一双逼真的手。

  这是一幅奇异的场景,不过她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不知为何,那一刻她心里涌上了一股冲动,她主动开口说道:“你好,雪人先生。”

  “你好,美丽的姑娘。”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在梦里。

  之后,只要是梦,她就能遇见它。

  这是一个夜晚的故事。

  雪已经下了四天,每天清晨他都能听到火车慢吞吞地从铁轨上小心驶过,像是一个苟延残喘的将死之人在呻吟。

  他家的后院紧临火车站,这个火车站很小,平日里只有一些货运小火车从这里经过。

  小时候,他总爱站在铁轨旁迎着火车头模仿火车鸣笛的声音,然后不顾落了满身的煤灰追着火车跑……那一排排红色的车轮是他童年的全部回忆。

  现在他恨极了火车。

  在他们这里,只要下雪,那些交错的铁轨便轻易会被掩盖,难免有火车撞人的事故发生。而那些吃了人的火车依旧每天来回穿梭,仿佛也有了生命一样。

  但是,有些火车是绝对没有生命的。

  每个火车站都有一段专门修出来的铁轨,用来停放已经废弃的车厢。车厢一旦停在那里,就只能等待时间摧残,逐渐变成一堆废物。

  此时,他就坐在一列已经废弃的平板货车上,他记得这辆车曾经载过好几辆崭新的拖拉机。此时车上的木板已经有好几处破洞,金属底座也会随着他的挪动而发出声响。

  铁轨的远处还亮着一排红灯,那是一种信息,看来今夜确实没有火车会经过了。

  他的面前有一个雪人,这个雪人是他用了好几天才堆起来的。不过他的雪人与众不同——雪人脸上没有修饰,而是贴着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是黄倩唯一留给他的东西。虽然雪还在下,但是落到照片上却都滑了下来。也许是月光的缘故,雪人这样的“打扮”竟然要栩栩如生很多。

  不过这个雪人从远处看,又像是个墓碑,后面一排排废弃的车厢是墓室。

  雪人告诉女孩,它就是自己的创造者。

  可是渐渐地,女孩意识到其实这个梦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梦总有醒的时候,醒来了终究还是要与现实碰面。梦与现实就是一对反义词。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