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里龙夫日本熊本市人资料简介在革命的上海抗日特工绝杀行动纪实萨苏

  这个特务部是日本占领军重要的特务机构,用以筹组和指导汉奸政权,如伪上海市大道政府,伪中华维新政府,以及正拟筹建的汪伪“国民政府”等,是当时日本占领当局对我进行种种阴谋策划的指挥机关。

  中西功来到上海后,立即通过西里龙夫要求恢复和中共的关系,成为了一名中共正式党员。

  一张以中西功、西里龙夫为核心的红色间谍网迅速铺展开来。

  准确预报日军偷袭珍珠港

  中西功、西里龙夫与南京、上海的中共地下党员密切配合,把包括日军统帅部的某些战略决策、日本天皇御前会议内容、日军占领武汉后已决定停止战略攻势、对蒋介石的诱和进展、日本和汪精卫勾结情况,以至日军在华兵力调配及“扫荡”打算等重大战略情报,源源不断地提供给了中共的地下组织。

  据方知达回忆:“中西功等人搜集到的情报往往要辗转通过留青小筑(中西功住所)、光华眼科医院、齐鲁小学、山东会馆等一步步转到上一级的手里,最终由吴纪光(中共上海局情报科负责人)转交到延安。”

  1940年,中西功取得了“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顾问的名义,为自己出入大本营、陆海军部、兴亚院(专门负责侵华事宜)等日本中枢机构叩开了方便之门。并且他还控制了东京派驻上海的“支那抗战力量调查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是搜集战略情报,加以分析研究,提出决策方案供日本统治当局采纳的高级参谋机构。

  1941年4月,“满铁”为适应加强搜集情报的需要,在中西功负责的调查室下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班,专门负责搜集蒋军、中共、上海租界上层的情报材料。中西功趁机把中共党员程和生介绍进去担任班长,又安插了程维达等几个共产党员,共十多个“自己人”进了调查班。

  “调查班”由当时上海中共地下组织负责人潘汉年领导,在中共上海局情报科吴纪光的指导下负责对日战略情报侦察。

  这一时期,以中西功为首的这一小组,以及由佐尔格、尾崎秀实为首的共产国际对日战略情报组织,是战斗在日军内部的两颗不定时炸弹,随时向延安和莫斯科传递着日本的核心情报。

  1941年,日本法西斯的侵略战略开始由“联德、攻苏、防美”向“联德、攻美、防苏”转变。

  在实施这一世界战略大转变前,日本军部、内阁和天皇之间秘密展开了“南进还是北进”的大辩论。结论是:“乘机南进,取得东南亚战略物资后,再回头北攻苏联。”

  1941年6月,德国军队挥师东进,苏联面临着被德、日东西夹击的危险。因此,确定日本是选择北进还是南进,就显得尤为重要。

  然而,1941年10月,佐尔格在东京被捕,共产国际来自日本的情报来源就此中断。

  于是,侦察日本的战略动向的任务,就落到了中西功和西里龙夫等人的身上,但此时的日本特高课也已经开始关注他们了。

  为了拿到第一手情报,中西功随即离开上海,冒着极大危险返回东京。在日本军方的报道部里,中西功从高谈阔论的记者嘴中获知,日本关东军在中国大连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的同时,日海军舰艇己经在濑户内海集结完毕,只等日美谈判的结果。而日军内部对日美谈判没有信心,日本当局还把日美谈判的最后期限定为11月30日。

  中西功在东京还亲眼看到:时近冬季,国内驻军却在配发夏装,而且还有短裤;另外,向来相互竞争的陆军大臣和海军大臣,还并肩参拜了伊势神宫,表现出了空前的团结。

中西功西里龙夫准确预报日军偷袭珍珠港

  中西功获取的日美谈判情报(江苏国家安全教育馆供图)

  中西功根据这些异常迹象判定,日军战略意图极有可能是要南下。

  随即,中西功返回中国大连。这时,大连满铁的同事告诉他说,从日本来的轮船,其实都是空载,返回日本却装满了关东军的士兵。

  关东军在大连举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但演习的课目不是陆地进攻,而是抢滩登岛,但进攻苏联不需要演习滩头登陆。

相关热词搜索:西里龙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