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计划之子死因揭秘被查的来龙去脉令计划情妇人冯卓照片带队抓薄装疯卖傻 - 环球时报 - 世界奇闻

令计划之子死因揭秘被查的来龙去脉令计划情妇人冯卓照片带队抓薄装疯卖傻



  家族

  在中国人的政治理念中,对政坛上的“家族”并不天然抱有反感。

  相反,在“修齐治平”这种由内而外,由己推人的传统观念下,治国、平天下的政治人物,对家族的训诫与引导同样是治理的一环。即便是在江湖世界,“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传说,也有往侠客履历上贴金的意思。

  但前提是,这些政坛上的“家族”不能是腐败的团队,更不能以一己之私而夺天下之公。否则,这种腐败的“家族”便成了一个以“裙带”为纽结,“一人得道,鸡犬飞天”的政治脓疮。

  曹雪芹写“四大家族”,配出一张“护官符”,贾史王薛就已经没有合法性可言了。蒋孔宋陈四大家族的发迹,也被理解为蒋家王朝的覆灭内因。

  很不幸,从12月22日晚至今,在各路媒体的种种挖挖补补中,我们看到,关键词背后的家族,和抱团贪腐有亲,而和修齐治平无缘。

  2014年,对这个家族来说,无疑站上了一部没有最快只有更快的升降机,且没有上行键。

  6月,时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的二哥政策被调查。10月,以化名王诚纵横商界的人生赢家、五弟完成也被曝接受调查。到冬至日,这个家族中最为显赫、贵为副国级领导人的关键词应声落马,几乎已是顺理成章之事。

  帮派

  国内媒体人罗昌平,因实名举报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刘铁男而名噪一时,其在《打铁记》一文中,曾爆料北京政坛盘踞着一神秘的政商“帮派”—“西-山-会”。

  据称,西-山-会汇集一些在京山西籍高官,门槛极高。以不低于3月一次的频率聚会,豪车接送,地点为不固定的会所,且有超强的保密色彩,“秘书、手机、情人必须隔离”,只有像刘志军合伙人丁书苗(又名丁羽心)这样获得圈内认同的富豪,才有为聚会买单的资格。

   所谓“西-山-会”一事,尚无官方消息确认。但从十八大以来反腐地图来看,山西“灾害”之重,已经令人咋舌。两年内已经落马的刘铁男、金道铭、令政策、 申维辰、陈川平等人,相互之间的交集,也给人莫大想象空间。坊间也有传闻,当年高调衙内殒命其中的豪华座驾,便是陈川平所送的“礼物”。

  而在这两年的“山西剿腐记”中,坐在腐败阵营中军帐中的执牛耳者,现在看来,隐隐便是这个下马的“关键词”了。

  虽然新华社的消息只有简单的“涉嫌违纪”一说,貌似不如徐、周落马时说得严重。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中央反腐败的决心也不止一次在各种场合、各种言语、各种案件中展露无余。随着调查的深入,估计利用职权谋取好处之类的行为也会一一向公众有明确的交代。

  冬至

  意外吗?不意外。

  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战略上的意义,强调已不可谓不重。当前在做的事情,更多的是在战术层面上展开。

  冬至夜过后,我们回头看最近两年的反腐战例。

  针对树大根深的“超级大老虎”,中纪委往往先扫荡外围、分进合击,以一个一个战斗的胜利,来最终赢得战役性的完胜。

  以周案说,媒体盘点过五大外围战。以冬至夜案说,既有从其家族其他贪腐分子入手,也有从其政坛人脉圈子中入手,两条线索合围,都指向了最后的关键词。

  而在此前相对“小型”的打虎战斗中,则常常是兵贵神速、单刀直取。

  以最近的案例而言,“华南虎”朱明国也好,上周落马的济南书记王敏也好,早于关键词几小时宣布的大庆书记韩学键也好,几乎都是头天甚至上午还在正常公务活动,次日甚至下午就已被宣告政治生命的终结。

  冬至日,太阳直射南回归线。是一年中夜色最长的一天。

  这一天,古人说,一阳生,君道长,所以也是走向“回归”的一天。

  回归哪里?因为这天过后,阳光逐渐北归,所以是回归更加阳光灿烂的日子。

\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受查,据了解,令计划家族家财万贯,在日本拥有市值逾5亿美元的豪宅。此外,令家控制在日本和新加坡两地银行存款达370亿元人民币。

 
          据海外报道指,令家曾在日本东京和京都持有两幢豪宅,由一个名叫“Beansprout Junshinan(润心庵)Ltd”的公司持有,注册人为令计划的儿子令谷(2012年3月18日车祸身亡),以及令计划胞弟令完成等,两幢物业中,有一幢属于京都最贵的豪宅。
 
          知情者指,令家控制的银行帐户存款达370亿人民币,其中100亿被洗去了日本三菱与富士银行令家的账户。其他洗去了新加坡的两家银行。
 
          此外,亦报道,令计划弟弟令完成受查时,供出令计划将大量受贿得来赃物藏于老家山西,当局起获6卡车赃物,其中有黄金、字画、古董等;令完成还交代多个官员通过令计划买官细节。之前亦有内地传媒报道指,令计划之弟令完成控制的汇金立方资本管理公司在08年投资尚不知名的乐视网,两年后乐视网便在A股上市。
 
          报道又指,位于北京雍和宫附近的一家传播机构的实际控制人是化名“王诚”的令完成、令路线遗孀孙淑敏及令狐剑。该公司涉足城市安防,重点项目包括奥运鸟巢、国家博物馆和首都机场等的防盗井盖。
 
          此外,孙淑敏还以1元价格取得另一家公司的3成股权,该公司之后承担很多大型项目的设计和运营等,在政法、军队、金融和能源等领域都有业务。

 


相关热词搜索:令计划之子死因揭秘 令计划 令计划被查的来龙去脉 令计划情人 冯卓 令计划带队抓薄